追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汪洋湖(上)

发布:2016-05-03 10:20

  开栏语

  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既是旗帜,也是镜子。当前,我省第一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处在查摆问题、开展批评环节,对照标杆照镜子,使广大党员学有榜样、行有示范,切实做到对标定位,既是落实中央教育实践活动总要求的重要步骤,也是推动深入查摆和剖析问题的有效方法。以汪洋湖同志为代表的我们身边的先锋模范,事迹感人至深,真心向他们学习,把他们作为标杆照镜子,意义深远。为给改进作风树立高标准,汇聚推动我省教育实践活动深入开展的正能量,本报从今天起开设“以先锋模范为镜”专栏,刊登一批党性坚强、作风优良、群众信任的优秀党员、干部先进典型,敬请关注。

  一个人用一生的实践去履行一个承诺,他的心中该具有怎样厚重的情怀和信念?

  一个干部不管走到哪里,都两袖清风一尘不染,他的身上该具备何等圣洁的操守和追求?

  一个干部离世后,他工作过的地方提起他无不赞叹,身边工作人员回首往事都满含热泪——这该是怎样一种人格魅力?

  从未“沾光”的妻子胃癌术后舍命相陪,满腹“委屈”的三个女儿一起守护病榻——这又该是一位何等伟岸的丈夫和严慈的父亲!

  大哉,汪洋湖!

  白山松水追思如雨,吉林大地好评如潮!

  难能可贵啊!汪洋湖从29岁起担任县级领导,一生工作调动18次,夫妻分居30年。无论是做县委书记还是水利厅长,无论是提拔为省级干部还是退休后从事关工委工作,他都能正确行使权力,从未谋取过任何私利……

  随着人们的讲述,一位共产党人的高大形象再次活现在我们面前!记者踏访白山松水,记录汪洋湖的履职片段,也追寻汪洋湖的动力之源——

  汪洋湖说:“我爱我的父母,我爱那些如我父母一样的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

  心系百姓,为民谋利,是他一生努力践行的至高追求

  ……思念如水。如水的思念漫过村庄、漫过田野、漫过山岭……

  永吉县双河镇有一个叫黄狼沟的小村子,地远山高。几十年来,这里的农民最忘不了的人,就是当年镇上的汪书记。

  那是1978年3月8日,上任不到一个月的镇党委书记汪洋湖,打起铺盖卷来到黄狼沟村蹲点。黄狼沟是双河镇“以阶级斗争为纲”那个年代全镇最穷的村,村里已经7年没有分红,家家户户都欠债,日子过得很苦。汪洋湖踏着刚刚开始融化的积雪,围着全村挨家挨户地转。望着一户又一户破旧的草房,看着一个又一个勒紧腰带艰难度日的群众,他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他对同去的一位同志说:“再也不能搞以阶级斗争为纲了!一定要发展经济,解决农民的贫困问题。”

  第二天天不亮,汪洋湖就拉着生产队长上了山,沟沟岔岔、七梁八坡,跑了10多天,作出了黄狼沟村生产发展规划。没想到,被多年的政治运动搞怕了的农民,咋也不信“这个新来的汪书记能整出个啥道道”,清早出工,任他和队长怎样挨家挨户地喊,就是不见几个人影。

  汪洋湖明白,农民心里有创伤。于是,他向全村人拍着胸脯打下保票:“按这个规划整,到秋要是减产,损失是我的;增了产,全是大伙的。请乡亲们相信,共产党就是要为老百姓造福的!”看着眼前这个扒心扯肝地要让黄狼沟人过上好日子的汪书记,农民信了。

  全村人每天早晨3时起身,跟着汪洋湖把多年积满粪便的房前屋后挖地半尺,一担一担挑到地里。春天播种,全村人又学着汪洋湖种下的3亩试验田的样,换良种,搞密植。这一年,黄狼沟破天荒大丰收,粮食产量增了两倍,秋后分红,每人一天的工分值达到一元一角。这在当时是了不起的大新闻,一村子人乐得做梦都在笑。当他们听说汪书记蹲点一年要到期时,说啥也舍不得让他走,结果,汪洋湖又在那里干了一年。

  怀念深深的何止一个黄狼沟!

  1985年7月,舒兰县发大水,几万顷丰收在望的庄稼地全部被淹。刚刚就任县委书记的汪洋湖心急如焚,人还没有报到,就带着行李卷从吉林市直接奔往了险情最严重的亮甲山水库,与群众一道苦战4天4夜,终于保住了水库大堤。汪洋湖赶到市委汇报时,讲到老百姓被洪水冲垮的房屋,讲到被洪水淹没的万顷庄稼地,他的泪水夺眶而出,哽噎难言。

  “一定要让舒兰人民重新过上好日子!”4天后回到县里报到的汪洋湖,在县委会议上立下誓言。他跑遍了全县23个乡镇的村村屯屯,晚上12时以前从来没有睡过,整天琢磨着怎样为老百姓办实事。他带领干部群众修建了舒兰第一条柏油公路,改建了化肥厂生产线,增容扩建了水库,兴建了上千栋水稻育苗大棚。仅仅两年,舒兰县气象一新,农业再创20亿公斤丰收大关,工业产值翻了一番。

  汪洋湖离开舒兰时,县政协主席受众人之托,找到吉林市委,诚挚坦言:“如果提拔汪洋湖,我们没意见,要不是这样,就别把他调走,我们大家舍不得他!”

  在一个人的执著追求中,必蕴含着一种深沉的爱的情结。

  汪洋湖祖籍山东,老辈逃荒来到吉林省永吉县的农村落了脚。他小时候家里很穷,冬天住校,连7块5角的伙食费都凑不齐,每年寒暑假父亲都要带他上山砍柴,卖点钱作学杂费。勤劳、淳朴、一生劳作的父母要求甚少,对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走正道”,汪洋湖在他们身上深深地感受到中国劳动人民金子般的美德。他说:“我爱我的父母,我爱那些如我父母一样的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

  这种刻骨铭心的挚爱,是汪洋湖一生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根。

  他曾多次掏出自己的工资,塞到贫困农民的手中,帮助他们发展生产;他曾在一个因水质不好而使许多人天生弱智的“傻子屯”前后抓了3年,带领村里打井、改水田,使穷了几辈子的农民喝上优质水,吃上白米饭;他还跑前跑后为许多有困难的职工解决下岗家属的就业问题。一位职工患肺癌,汪洋湖几次跑到医院,对医生说:“用最好的药,最好的方案,救人第一!”手术那天,手术做了5个小时,他在门外守了5个小时。

  群众的每一点难处,每一点苦处,都是汪洋湖心中的痛,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是他生命中最炽热的追求!汪洋湖曾不止一次地说:“是人民养育了我们,这个本不能忘!我们代表人民的利益,这个法宝不能丢!”

  ……思念如水。如水的思念随着滔滔的洪流起伏、激荡……

  有人开玩笑说汪洋湖的名字里有九点水,命里注定要跟水打交道,他当水利厅长正合适。实在是一个巧合,1998年是汪洋湖担任省水利厅厅长的第一个汛期,嫩江、松花江等流域发生了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

  在那些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身为吉林省防汛副总指挥的汪洋湖,每天奔波在百余公里的嫩江、松花江大堤上,哪里任务重,就奔向哪里;哪里有险情,就出现在哪里。

  8月24日,是一个许多人难以忘怀的日子。那一天,嫩江第三次洪峰刚刚过去不久,江面水位仍居高不下,恰在这时,邻省大堤决口,40亿立方米的水一下子涌进了吉林省镇赉县境内,使镇赉一段名为“32公里”的堤坝内外同时遭受洪水的冲击,情况十分危急。汪洋湖与吉林省委主要领导同志乘坐快艇,火速赶往“32公里”大堤处。

  眼前的情景,令人惊骇:嫩江上空狂风怒吼,大堤外一片汪洋,滔滔的江水如猛兽借狂风凶狠地向堤身扑打着,大堤已被削掉1/2。大堤内亦是汪洋一片,一望无际的庄稼地被洪水没过了顶。人站在大堤上,就如同站在惊涛骇浪之中。“32公里”大堤,危在旦夕!

  这时,有人提出,决口已不可避免,现场的人必须紧急撤退。

  空气陡然间凝固了。一片沉默。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汪洋湖两眼直直地盯着滔滔的洪水,血涌上了脑门,心潮剧烈地起伏。他无法想象,一旦决堤,堤内堤外的大水连成一片,直冲千里平原,那将是一幅怎样残酷的景象!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迅速做出判断:如果撤退,大堤一定决口;如果迅速组织力量抢修,大堤还有可能保住。在退与留之间,留是有希望保住大堤的唯一选择。尽管这个选择要担很大的风险,但面对千百万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面对党和人民的重托,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哪怕有天大的风险,也要把它担起来!

  作为在这场抗洪斗争中担当省委“总参谋长”的汪洋湖,庄重地向前跨出一步,向省委领导同志提出自己的意见:“不能撤!我认为,大堤还有希望保得住!”

  省委领导同志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他。他的话音刚落,省委领导同志立刻发出指示:“马上组织人力、物力,全力保堤!”

  “32公里”大堤终于保住了。吉林1998年抗洪斗争取得了一个决定性的重大胜利——在那场抵御特大洪水的斗争中,吉林全省江河堤防无一处决口,60万群众紧急转移无一人伤亡,四周县城无一进水,决策者向党和人民交上了一张满意的答卷!

  ……思念如水。如水的思念流淌在立法机关、监督领域、百姓之间……

  那是2009年6月22日,13名来自不同行业的普通百姓走进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室,就《吉林省促进就业条例(草案修改稿)》发表意见和建议,这是我省首次就立法实行听证。陈述人从不同的角度,围绕政府促进和保障就业的责任以及用人单位和其他社会组织在促进就业工作中的职责发表意见……

  这是真正的“开门立法”。追根溯源,这还是汪洋湖的“首倡”。

  “我在人大工作也要有所作为。”2003年汪洋湖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职务提升了,但他的爱民情怀不变。他负责联系法制委,分管法工委。无论是立法计划、法规审议,他都首先替百姓着想;注重把握和处理权力与责任、权利与义务的关系,防止和克服“利益部门化”、“部门利益法制化”的倾向。他提出,凡“涉及重大民生问题,要有序吸纳公民意见、体现基层百姓意志,也不要忽视弱势群体”,在他的主导下,“听证制度”很快实施。

  经他提议推动,省人大相继建立“立法咨询员”、“法规后评价”、“法规二审三通过”等制度,推动我省民主立法、科学立法迈上了新台阶。

  “下周还抓点啥”是汪洋湖在人大工作时的口头禅。“每到周末,他都准时来我办公室,问的就是这句话”,省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遇文书回忆说。“一接触工作,汪主任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儿!”

  人们说,汪洋湖是一颗种子,走到哪里,就能在那里生根开花;汪洋湖是一团火,干到哪里,就能把那里工作烧得通红。

  在工作中汪洋湖获得了最大的满足,他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以共产党永远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自己毕生的行动指南,实现了对人生的至高追求。

  汪洋湖说:“当干部,一不能偷懒,二不能糊弄,三不能滑坡”

  恪尽职守,勤勉务实,是他一生秉承的为政之道

  ……思念如水。如水的思念从家人的心头溢出,从下属、同事的胸中泛起……

  那一次汪洋湖离家的情景,他的家人至今历历在目:1987年12月2日,吉林市漫天大雪,即将前往浑江市任市委书记的汪洋湖,与妻儿依依惜别。这已经是他工作后的第12次调动了,而他来吉林市任职得以与家人团聚还不到8个月。望着拉着他不松手的3个未成年的女儿,望着早生白发眼含热泪的妻子,他的眼睛湿润了,低声对妻子说:“别难过了,你和孩子再克服几年,还是那句话,咱是党员,一切听组织的。”

  汪洋湖这一生对家人有着太多的心痛。他从政49年,工作调动18次,其中与家人两地生活30年。3个女儿出生时,他都因工作忙未能陪在身边。他的父亲晚年病重弥留之际,他正在乡下检查工作,老人一直呼唤着“洋湖”的名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母亲病危,当县委办公室的同志找到他蹲点的大队,用村里的大喇叭喊他时,他正挽着裤腿在稻田里和农民一起插秧。他连夜赶到母亲身边,老人已经走了。他悲痛万分,失声恸哭。

  汪洋湖把对亲人的爱与痛,收在心底,他以一个共产党人崇高的献身精神,为党的事业竭心尽力。他说:“从入党那天起,我就是党的人,党和人民的需要是我唯一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对职务有什么考虑,而是对职责战战兢兢,唯恐做不好工作,辜负了党和人民的期望。”

  省水利厅传达室的老师傅回忆说,汪洋湖只要没有下基层,总是早晨7点半以前第一个走进办公室,晚上6点半以后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有时到深夜,他房间的灯还亮着。他的双休日也几乎没有休过。厅办公室的同志对我们讲,汪洋湖患有高血压,平时高压160,犯病时高达230,有好几次,身边的同志见他脸涨得通红,身体发抖,劝他赶紧休息,他总是吃点药,咬着牙硬撑过去,从没歇过。

  对待工作,他认准“死理”一条:当共产党的干部,一不能偷懒,二不能糊弄,三不能滑坡——这正是汪洋湖几十年的座右铭和自画像。

  他担任水利厅副厅长分管水产工作时,提出“因地制宜发展稻田养鱼和名特优水产品”的新思路,由此我省水产品产量提高30%;

  他主持水保工作期间,发明了保水保土与发展坡地经济相结合的竹节式“梯田法”,此项目获省科技兴农一等奖;

  他当厅长后,认真总结治水的经验和教训,提出“以防洪抗旱为中心,实现城市防洪、节水灌溉、小型水库加固配套整体推进”的指导思想,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全省41座有防洪任务的城市,达到了50年一遇以上的防洪标准;全省1009座小型水库进行了除险加固;嫩江、松花江干流堤防,达到30年至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我省水利基础建设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

  我们追问过不少人,汪洋湖工作上有啥特点?得到的回答都是三个字——“严、细、实”。他自己有个“账本”,每天布置的工作,每笔10万元以上的资金安排,都记上流水账,到时候就掐着小本儿去督察,不落实不行,不出活不行,搞花架子更不行。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一切为实,不奢虚华。”

  水利厅农水处的一位同志,这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一次汪洋湖对他发了多大的火。1998年,水利厅向水利部上报农田水利建设的土方量,负责这项工作的这位同志,看到其他省上报的数字都比较高,就相应地提出了一个数字。汪洋湖拿到数字一看,凭经验就知道这里面有水份。他立刻把这位同志找了来,让他重新认真、仔细地核对,他严肃地说:“一定要实事求是,把水拧干。是多少就报多少,我们不和其他省份做攀比。”

  这位同志说:“这是向国家要钱,多一点没关系。”

  汪洋湖火了,连声反问:“国家的钱是不是钱?共产党的钱是不是钱?我就讨厌整这套假玩艺儿,糊弄来糊弄去,归到底,还不是我们的事业受损失!”

  省水利厅最后按实际数字上报了土方量。

  之后,汪洋湖在水利厅工作会议上,再次严厉批评了这位同志,他说:“你说错话可以理解,要是说假话我可不容你!”

  这位同志至今回想起这件事,仍十分感慨。他说:“汪厅长是个讲实话办实事、对国家没二心的人,他发再大的火,我也服他,敬他!”

  不仅仅是下属,即使与汪洋湖有交情的人,遇到这类原则问题,也绝对过不了他这道坎。

  吉林市水利局一位局长以前与汪洋湖搭过班子,两人是多年的老同事、老朋友了。1998年,吉林市上报城市防洪工程建设资金计划时,这位局长与其他同志商量,觉得项目定额不能报得太低,以免到时候工程启动不起来,上报计划就多列了400万元的设备费、交通费等等。他知道汪洋湖的脾气,担心给卡住,就去水利厅做工作,寻思着,没准还可以多要点。没料到,汪洋湖正好拉住他,一项一项地给他算账,结果他不但一分钱没有多要到,原来的计划也得重做。汪洋湖诚恳地说:“该办的一定给你办,不该办的找我也没用。国家的钱不能乱花,能省点就省点,我最恨花公家的钱不当钱的人!”

  他不仅对花钱挤出水分,对时间也是能挤就挤,抓紧时间为党工作。2004年,已经是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汪洋湖带队去河南考察,一下飞机就直奔新乡市刘庄,没有休息就与村党支部书记史来贺展开座谈。7天走了3个省,连随团的年轻人都吵吵跟不上!